qy88千嬴国际官网

搜索 导航菜单

说烦了的新基建 北上广建的有何不同

[摘要]2020年,能引起全民热议的话题,除了疫情、直播外,必然少不了新基建:中央出台政策、企业纷纷布局、员工积极参与。

2020年,能引起全民热议的话题,除了疫情、直播外,必然少不了新基建:中央出台政策、企业纷纷布局、员工积极参与。

进入五六月份,新基建的落地又迈出重要一步。5月12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上海市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的通知正式发布,标志着由地方政府主导的城市新基建拉开帷幕。

随后,5月30日,广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关于征求《广州市加快推进数字新基建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征求意见稿)》发布。

6月10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培育壮大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北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并给出具体的北京市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行动方案(2020-2022年)。

这也意味着,除了深圳外,中国最重要的三个一线城市纷纷出台了新基建建设行动方案。那么,这三个行动方案,究竟有哪些异同点,又将给中国其他城市的新基建建设提供哪些参考呢?接下来不妨全面对比看下。

总体目标:同又因地制宜

无一例外,北京、上海、广州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将新基建建设行动方案的周期定为三年。

截止目前,北京、上海两个城市的行动方案为正式版,且均由市人民政府指引。广州市的行动尚为征求意见版,考虑到公开征求意见截止时间为6月8日,预计正式版也将于不久推出。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系统性、全局性、整体性推进上海新基建的建设,上海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推进工作机制,并公示了各工作组成员。

具体来看三个一线城市的新基建行动目标。

北京市:到2022年基本建成具备网络基础稳固、数据智能融合、产业生态完善、平台创新活跃、应用智慧丰富、安全可信可控等特征,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新型基础设施,对提高城市科技创新活力、经济发展质量、公共服务水平、社会治理能力形成强有力支撑。

上海市:到2022年,打造全球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标杆城市;形成全球规模最大、种类最全、综合服务功能最强的大科学设施群雏形;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超大规模城市公共数字底座;构建全球一流的城市智能化终端设施网络。

广州市:到2022年,打造粤港澳大湾区信息基础设施领先城市;构建全球顶尖的智能化 “创新型智慧城市”;形成全球跨界融合型“智造名城”;建成全国智慧充电设施的标杆城市。

可以看到,三个一线城市的新基建的总体建设目标均为提升城市的生产生活、经济科技发展,且根据自身城市地位以及优势产业提出了不同发展目标,例如,上海的打造全球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标杆城市、全球领先的大科学设施群雏形,广州的全球跨界融合型“智造名城”、全国智慧充电设施的标杆城市。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北京、上海、广州分别制定了不同的主要任务。

其中,北京六个主要任务:分别为建设新型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数据智能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系统基础设施、建设科创平台基础设施、建设智慧应用基础设施、建设可信安全基础设施。

上海“四新”行动:实施新一代网络基础设施(“新网络”)建设;实施创新基础设施(“新设施”)建设;实施一体化融合基础设施(“新平台”)建设;实施智能化终端基础设施(“新终端”)建设。

广州也开展四项行动:开展 5G“头雁”行动;开展人工智能场景构建行动;开展工业互联网融合创新行动;开展充电基础设施提升行动。

下面,结合新基建的七大领域三大层面以及北京、上海、广州的主要建设任务,具体来看下三个一线城市的建设有何不同。

信息基建:双千兆+卫星互联网+AI基础平台为北上共识 广州尤为重视工业互联网

毋庸置疑,5G、固网宽带是新基建得以实施的基础。因此三个一线城市的第一个建设目标,均选择了建设新一代网络基础设施。其中,在5G基站上,北京明确2020年要实现5G基站新增1.3万个,累计超过3万个;上海明确三年内新建3.4万个5G基站,加快5G独立组网(SA)建设,率先建成SA核心网;广东明确到2022年累计建成5G基站8万座,并建设5G专网。

在千兆固网上,北京表示力争2020年新增5万户千兆用户,终端全面支持IPv6。上海要求三年内实现家庭千兆接入能力和商务楼宇万兆接入能力全覆盖。移动通信网络、固定宽带网络接入能力平均达到1000Mbps,用户感知速率平均达到50Mbps,且强化基于IPv6网络的终端协同创新发展,实现IPv6活跃用户占比互联网用户超过60%。

同时,北京、上海也把卫星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基础平台当做了信息基建中另两项重点建设任务。如在卫星互联网上,北京要求构建覆盖火箭、卫星、地面终端、应用服务的商业航天产业生态,优化和稳定“南箭北星”空间布局。上海要求初步形成卫星互联网信息服务能力。

而在人工智能上,广州则更偏向应用。如广州明确要求推动建设“智路”、大力发展“智车”、培育终端“智品”、建设“智园”、优化构建“智链”。

除上述不同以外,在信息基础设施层面,三个一线城市均表示要建设新一代数据中心,以及推进工业互联网发展。其中,广州尤为重视工业互联网,是三个一线城市中唯一一个把工业互联网作为城市新基建主要任务的城市。

具体而言,广州开展工业互联网融合创新分为六个方向: 加快企业内外网改造、构建标识解析体系、加速引导企业“上云上平台”、大力推广工业软件、打造“定制之都”以及加快特色产业集群数字化改造。

融合基建:北上广均发力智能交通 广州重点布局智电能源

融合基础设施主要包含智能交通基础设施和智慧能源基础设施。其中,北京、上海、广州均表示要推动车联网和智慧道路以及新能源充电桩建设,广州尤其重视充电基础设施的提升。

先看车联网和智慧道路。北京提出加快建设可以支持高级别自动驾驶(L4级别以上)运行的高可靠、低时延专用网络,加快实施自动驾驶示范区车路协同信息化设施建设改造。三年内铺设网联道路300公里,建设超过300平方公里示范区。

上海提出要丰富自动驾驶开放测试道路场景,积极推进风险等级齐备、测试场景完善的开放道路测试环境建设,三年内新增50公里开放测试道路,推进嘉定、临港、洋山港、奉贤等区域开放测试道路场景建设,并建设长三角一体化车生活公共服务平台、建成运行市级公共停车信息平台。

广州提出要依托广汽集团等龙头企业探索车联网发展技术路线和技术标准,结合车联网建设推出量产型智能网联汽车,推动建立粤港澳大湾区内部跨市、跨境测试及应用协同机制,建设环大湾区车路协同试验网、建设广州市智能网联汽车电子集成系统产业综合基地、支持黄埔、南沙、天河区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园建设。

接着看新能源充电桩及智能电网。北京提出推进人、车、桩、网协调发展,制定充电桩优化布局方案,增加老旧小区、交通枢纽等区域充电桩建设数量。到2022年新建不少于5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建设100个左右换电站。

上海提出三年内新建10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建设45个左右出租车充电示范站,积极引导公用、专用充电设施接入市级平台,强化对充电设施的科学管理和高效使用。

广州则把开展充电基础设施提升当做广州新基建四大行动之一,从五个方面实施:一是加快“智桩”建设;二是规范新建住宅小区充电桩建设;三是加大重点区域充电设施建设力度;四是加快换电设施建设;五是构建数据化充电后服务市场。

创新基建:北上继续携手 广州相对弱势

创新基础设施主要指支撑科学研究、技术开发、产品研制的具有公益属性的基础设施,如重大科技基础设施、科教基础设施、产业技术创新基础设施。在这一方面,北京上海均明确提出了建设方向且种类繁多,广州稍显落后。分别来看:

北京明确提出建设科创平台基础设施。包括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如加快高能同步辐射光源、综合极端条件实验设施、地球系统数值模拟装置、多模态跨尺度生物医学成像设施、空间环境地基综合模拟装置、转化医学研究设施等项目建设运行。

建设前沿科学研究平台。包括推动材料基因组研究平台、清洁能源材料测试诊断与研发平台、先进光源技术研发与测试平台等首批交叉研究平台建成运行;加快第二批交叉研究平台和中科院“十三五”科教基础设施建设;围绕脑科学、量子科学、人工智能等前沿领域,加快推动北京量子信息科学研究院、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北京应用数学研究院等新型研发机构建设。

建设产业创新共性平台。包括在集成电路、生物安全等领域积极创建1-2家国家产业创新中心;在集成电路、氢能、智能制造等领域探索组建1-2家国家级制造业创新中心;积极谋划创建京津冀国家技术创新中心。

上海则提出实施创新基础设施建设与一体化融合基础设施建设行动。分别来看,在创新基础设施建设行动上,上海要推进四类平台或设施建设:

1.持续推进光子科学大设施群建设。包括推进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建设,上海光源线站工程、软X射线、活细胞成像、超强超短激光等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建设光子科学实验室,推动在建设施与上海光源、蛋白质中心等已建成设施共同形成光子大科学设施集群。

2.争取国家支持布局新一轮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包含建设生命组学和表型组学测量体系,建设人工智能综合环境模拟平台,建设全场景感知系统,建设多体协同控制实验系统,在生物医学大数据设施方面,研发专用计算装置,建设分析挖掘与应用服务系统、软硬件支撑及安全环境等系统。

3.建设若干先进产业创新基础设施。包括组建电镜中心,接入中科院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共享服务平台,建设先进医学影像集成创新中心,搭建包括2米PET-CT系统、时空一体化PET/MR系统、高端科研型7T磁共振系统等全系列高端医疗装备于一体的科学设施平台。

4.围绕科学与产业前沿布局建设重大创新平台。包括加快推进建设李政道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张江科学园、张江复旦国际创新中心。围绕集成电路、生物医药、智能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车、大数据等领域,提升和优化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布局,搭建科学装置、工程化平台、中间试验线、检测评价服务平台、数据标准库等设施。

在一体化融合基础设施建设行动上,上海主要推进高性能计算设施、科学数据中心以及超大规模人工智能计算与赋能平台建设。包括围绕更好服务张江实验室建设和上海产业高端需求,采用阶段性滚动扩容方式,建设新一代高性能计算设施和大数据处理平台,推动相关企业建设人工智能超算设施,围绕“算力、数据、算法”的研发与应用,提升算力的使用效率和原创算法的迭代效率,实现对国产芯片及服务器的有效适配,建立相配套的软件生态。

相比北京、上海,广州在这一方面的布局则相对单一。从行动方案上看,未来三年广州主要进行三方面工作:一是推动标识解析国家顶级节点(广州)为国家级网络空间核心基础设施;二是推动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升级改造;三是部署和运营一台国际 IPv6 根服务器。

北京提出建设可信安全基础设施

同时,中国软件网看到,在三个一线城市的新基建建设行动方案中,只有北京一个城市提出了建设可信安全基础设施,在此可重点看下。

北京提出的建设可信安全基础设施,包含三项措施:首先是建设安全能力设施,如培育一批拥有网络安全核心技术和服务能力的优质企业,支持操作系统安全、新一代身份认证、终端安全接入、智能病毒防护、密码、态势感知等新型产品服务的研发和产业化,建立完善可信安全防护基础技术产品体系,形成覆盖终端、用户、网络、云、数据、应用的多层级纵深防御、安全威胁精准识别和高效联动的安全服务能力。

其次是建设行业应用安全设施。包括支持开展5G、物联网、工业互联网、云化大数据等场景应用的安全设施改造提升,将网络安全能力融合到业务中形成部署灵活、功能自适应、云边端协同的内生安全体系。鼓励企业形成个性化安全服务能力,培育一批细分领域安全应用服务特色企业。

最后是建设新型安全服务平台。包括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安全态势感知和风险评估体系建设,整合形成统一的新型安全服务平台,建设集网络安全态势感知、风险评估、通报预警、应急处置和联动指挥为一体的新型网络安全运营服务平台。

结语

从三个一线城市的新基建具体建设任务可以看出,未来三年,北京、上海偏向高新技术的进一步投资,上海在创新基建上的布局尤其明显,而广州则偏向用技术赋能第二产业转型。

其实也不难理解,北京、上海的高新技术产业基础本就不弱,继续投资将进一步扩大自身在该领域的优势。《2019年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9年北京市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4.4%,比2018年提高0.2个百分点。

再看上海,2019年,上海经国家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超过5900家,同比增长70%以上,有效期内高新技术企业总数超过1.2万家。

而广州市的产业组成中,传统产业的占比仍较大,通过部署新基建赋能当地数字化转型,工业、制造业也将实现降本增效,进而提升当地企业和产业的竞争力。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1-9月,广州市先进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制造业增加值的比重为63.9%,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为48.8%。同时《广州市先进制造业强市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明确指出,到2021年广州市先进制造业增加值需达3000亿元以上。

文章最后,看完了北上广三个一线城市的新基建行动方案,相信我们的心声是一样的:深圳,你的新基建行动方案呢?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软件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软件网或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任何行业、传播媒体转载、摘编中国软件网()刊登、发布的产品信息及新闻文章,必须按有关规定向本网站载明的相应著作权人支付报酬并在其网站上注明真实作者和真实出处,且转载、摘编不得超过本网站刊登、转载该信息的范围;未经本网站的明确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昆仑海比(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